<track id="pnjbh"></track>
<address id="pnjbh"></address><form id="pnjbh"></form>

<sub id="pnjbh"></sub>

      <sub id="pnjbh"></sub>

        中國工業報主辦單位 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
        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
        主辦單位 中國工業報社
                                                   

        吉翔股份4.8億接盤鋰鹽產能 “跨界”新能源

        文章來源 : 中國工業新聞
        2022年01月10日 16:25

        分享

        ×

        微信掃一掃

          中國工業報 余娜
         
          1月6日,錦州吉翔鉬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吉翔股份”,603399.SH)與寧波杉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杉杉股份”,600884.SH)同時發布公告披露,吉翔股份擬以現金4.8億元收購寧波永杉鋰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波永杉”)所持湖南永杉鋰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南永杉”)100% 的股權。
          一方是聚焦鉬業,多次跨界卻頻頻受挫的吉翔股份;一方不斷剝離正極業務,以鋰電池材料為主導的新能源公司,“杉杉系”旗下兩家公司此番業務倒騰,看點十足。
         
          左手倒右手
          跨界進軍新能源行業的吉翔股份,與湖南永杉實則同屬寧波大型民營企業杉杉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杉杉集團”)旗下。
          梳理湖南永杉股權結構,其控股股東是寧波永杉,持有湖南永杉 100%的股權。而寧波永杉的控股股東是寧波杉杉股份有限公司。吉翔股份和杉杉股份的實際控制人為同一人——鄭永剛。換言之,此次關聯交易,對鄭永剛而言,就是一筆“左手倒右手”的買賣。
          官方資料顯示,吉翔股份成立于2003年06月18日,注冊資本51億元。注冊地位于遼寧省凌海市大有鄉雙廟農場,法定代表人為李立。吉翔股份專注鉬的生產加工,依托多年打造的規?;a及多元化銷售渠道優勢,已成為一家國內大型鉬業企業。
          湖南永杉于2019年8月在湖南長沙成立,注冊資本3億元,主營碳酸鋰、氫氧化鋰等鋰鹽產品的研發、制造和銷售。湖南永杉的成立,原計劃是為杉杉股份正極業務供應鋰鹽等原材料。
          然而,去年以來,杉杉股份的正極業務也不斷剝離。2021年5月,杉杉能源的控股權轉讓給了巴斯夫,巴斯夫與杉杉股份分別持有正極業務合資公司51%和49%的股權。而正極業務子公司變更為合資公司后,杉杉股份的原材料采購也納入巴斯夫的全球供應鏈管理體系,產業鏈協同效應亦較有限。
          將湖南永杉100%股權,從寧波永杉倒騰到吉翔股份,目的是什么?
          對此,杉杉股份表示,隨著公司正極業務控股權的轉讓,產業鏈的協同效應亦較有限。出售湖南永杉100%的股權,是在公司強化并突出偏光片和鋰電池負極材料兩大核心業務的發展戰略下作出的決定。湖南永杉目前處于建設投入期,未來仍需持續性的資本投入和運營資金支持。
          事實上,按照計劃,湖南永杉一期2.5萬噸鋰鹽產能項目應于2021年9月底試產。但在2021年12月下旬,杉杉股份通過投資者平臺回復提問時卻表示,永杉鋰業一期項目目前仍處于設備安裝調試階段。
          對于收購,吉翔股份表示,受宏觀經濟波動、上下游市場需求變動等因素影響,鉬行業波動較大,導致近年來公司出現業績波動。此次通過收購湖南永杉,可將吉翔股份業務板塊延伸至新能源領域。湖南永杉主要生產電池級/工業級碳酸鋰和氫氧化鋰等產品,是鋰電池正極材料的主要原材料,下游應用領域包括動力電池及儲能電池等。
          “近年來,新能源汽車等下游行業快速發展,湖南永杉將擁有良好的發展前景,可為吉翔股份提供較好的業績回報?!奔韫煞莘Q。
          吉翔股份同時強調,公司原有冶煉業務與標的公司均屬于礦產加工行業,具有豐富的行業經驗,與湖南永杉具有較強的產業協同性。本次交易完成后,吉翔股份將繼續專注于金屬礦產的加工及生產,優化公司產品結構,降低鉬行業波動給公司經營業績帶來的影響,提高抗風險能力和持續盈利能力。
         
          遭“閃電”問詢
          這場作價4.8億的關聯交易,隨即收到上交所的“閃電”問詢。
          1月6日,上交所上市公司管理一部向吉翔股份下發問詢函  ,要求公司就收購標的資產是否與公司現有業務具有協同效應等事項進行補充說明。
          上交所要求,吉翔股份根據近3年鋰輝石和氫氧化鈉、碳酸鋰的價格波動情況,說明對原材料和產品價格的評估假設的合理性;結合在手訂單情況、未來產品價格變化,說明標的資產未來預期收益、營業收入、折現率等主要參數的確定方法、評估測算過程的合理性。 
          公告顯示,湖南永杉資產主營業務為生產及銷售鋰電池產品的主要中間材料,為氫氧化鋰和碳酸鋰。截至 2021 年 9 月 30 日,湖南永杉在建工程 3.86 億元;2020 年實現營業收入 152.21 萬元,凈利潤虧損488.97 萬元;2021 年 1-9 月實現營業收入 2747.01 萬元,凈利潤 631.45 萬元。
          對此,上交所要求吉翔股份進一步披露相關數據,即湖南永杉的經營模式,包括采購、生產、銷售、盈利和結算模式等;湖南永杉所屬行業的競爭格局、行業地位、與主要競爭對手的優劣勢情況及核心競爭力;并結合營業收入和在建工程情況,說明湖南永杉是否已具備完全的生產經營能力。
          湖南永杉主要生產、銷售氫氧化鋰和碳酸鋰,而吉翔股份主營業務為鉬的生產銷售和影視業務,兩者主營業務相距甚遠。對于此次吉翔股份緣何“跨界”布局新能源業務,上交所也進行了問詢。
          上交所要求吉翔股份補充說明,湖南永杉資產是否與吉翔股份現有業務具有協同效應?吉翔股份是否具備相應能力和條件實現對湖南永杉的有效經營和管控?本次交易,又是否符合上市公司和中小股東的利益?
          “市場和股民最擔心的是,這場耗資4.8億元的關聯交易,鄭永剛是想割一把韭菜,待自己翻身解套后再換一批韭菜為自己站崗放哨嗎? ”業內人士分析,“這次的關聯交易,值得監管機構睜大眼睛從嚴監管?!?/div>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跨界”,并非吉翔股份首次嘗試。從2012年登陸上交所開始,這家主營鉬業的企業便不斷嘗試跨界合作,領域涉及影視、軍工等。
          吉翔股份原名新華龍,由遼寧企業家郭光華控股。2016年9月,郭光華陷入賄選風波,隨后退出臺前。2016年末至2017年初,鄭永剛的寧波炬泰取得吉翔股份控制權。
          2016年,吉翔股份通過收購跨界影視業務,但隨即而來的影視寒冬使得公司“乘興而來、敗興而歸”,2019年,吉翔股份虧損2.26億元,并開始甩賣子公司止損。主業不振的吉翔股份在2020年繼續尋找新的收購標的中天引控,但最終以失敗告終。2021年3月,翔股份再度宣布擬收購主營營銷傳播服務的多想互動,由此主營業務向整合營銷傳播服務領域進行延伸,但該計劃于5月便即告終止。
          此波股權收購是否完全合法合規?吉翔股份能否乘上資本市場“逢鋰必漲”的東風,一步跨入黃金賽道,尚不得而知。
        159-1049-4210
        cin1346@126.com

        微信

        微博

        頭條

        直播

        快手

        抖音

        体育彩票